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公司法定代表人離職但未變更登記的法律問題
發布時間:2015-03-12 02:06:13  瀏覽數:

公司法定代表人離職但未變更登記的法律問題


田杰,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核心觀點: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基礎條件是該人擔任公司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在公司法定代表人被解除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或自行辭職后,其隨即喪失了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基礎條件,其負有停止和避免對外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行事的義務。違反這一義務的,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本文提出的問題源自下面引述的案例:

某一人有限公司經營不善,股東對公司喪失信心,不再向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資金。無奈之下,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王某向股東提出辭呈,辭去公司一切職務(包括執行董事、總經理和法定代表人三職務)。公司因欠房東租金,王某走時對公司財產未做安排,遂全部被房東扣留,包括財務憑證、證照等。嗣后,股東為了清算公司要求房東返還物品。房東在其律師建議下認為,這些物品屬于公司所有,其不能還給股東,只能還給公司登記的法定代表人即王某,否則存在風險。此時,王某為了對抗公司股東,也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阻止房東將物品返還給股東。

在此,本文的主要問題隨之而出:在作為總經理的法定代表人辭職后但變更登記前,該法定代表人是否還能代表公司行事?法定代表人登記的效力時什么?

一、什么是法定代表人

作為有關法人的重要制度之一,法律并沒有就法定代表人作出細致的制度安排,F有的法律規定,失之寬泛。

《民法通則》第38條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組織章程規定,代表法人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在現在公司法角度看,這一定義/規定本身不無問題,并沒有清晰地揭示法定代表人之功能。

而在《公司法》中,也沒有像規定董事會、總經理之職權那樣詳細規定法定代表人的職權,只是在不同條款中提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應在公司股票、債券等簽字!豆镜怯洍l例》規定了在進行公司登記、變更和注銷過程中的法定代表人的簽字職權。

再結合《合同法》的有關法定代表人越權行為之規定加以總結,在現行法律制度下,法定代表人的職能集中體現在對外代表公司,包括對政府和其他與公司發生交易的主體。換言之,公司之法定代表人是法律賦予公司的法定的意思表示機關。根據法律規定,法定代表人可以當然地、不可置否地對外代表公司(相對方惡意的除外)。

需要指出的是,法定代表人,作為意思表示機關,其本身并非公司的意思形成機關,即其不是公司的決策機構。

二、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及其效力

《公司法》第13條規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豆镜怯洍l例》第9條規定,法定代表人的姓名屬于登記事項!镀髽I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記管理規定》第3條規定:企業法人的法定代表人(以下簡稱法定代表人)經企業登記機關核準登記,取得法定代表人資格。

從《公司法》第13條看,能作為法定代表人的人員必須要么是董事長、執行董事,要么是總經理,他人均無權作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仔細思考該條第一句規定,不難得出如下結論:某人被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必須首先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換言之,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是被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前提條件或基礎條件。筆者認為,這一邏輯關系很重要,其旨在保證作為重要意思表示機關的法定代表人,其具體履職的人是與公司利益相一致的。否則,一個人如果已經不在公司擔任上述職務時,則該人與公司利益即發生分歧或對立,其當然就失去了作為法定代表人的法定基礎條件。

簡單以公式表示: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基礎任職條件+登記。所謂“完整意義上的”是指對內、對外均合法有效的法定代表人。

基于上述理解,我們可以進一步探討法定代表人登記的法律作用和效力問題。

1.對外效力

法律上的登記制度大抵均基于公示公信的制度價值而存在,如物權法上的登記制度。公司法上的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制度亦不例外。法定代表人作為公司法人的人格要素之一,與公司之其他登記事項均旨在保護與公司發生各類法律關系的第三人。因此,法定代表人登記之首要要義在于向外部第三人公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誰。在這個意義上,登記是具體人員成為公司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的生效要件之一,不經登記該人無法有效對外充當公司法定代表人。

既然是公示制度,那么必然相應產生公信效力。就法定代表人登記而言,第三人可以基于該登記而信賴該被登記的人士有權代表該公司。這種信賴可以有效持續至該法定代表人之登記被變更時止,包括在該法定代表人被免去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后至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完成之日的期間內。

2.對內效力

既然這種登記公示旨在對外保護第三人,那么對內(即對公司、股東和其他高管等)而言,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則不具有相應的約束力。換言之,在公司內部,在新的法定代表人被確定之后,即便其尚未被登記,則新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內部已經能夠取代了仍登記在冊的法定代表人,并在特定范圍內取得了有效的對外代表權(如代表公司簽署變更原來法定代表人的權力)。

即,就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而言,登記不過是法定代表人產生對外效力的條件;但若要產生對內效力,則還必須滿足基礎任職條件,即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的職務。易言之,法定代表人之登記效力,如同公司法第32條第3款(即: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規定的股東登記效力一樣,是登記對抗效力,不登記則不生對抗第三人效力。

三、原法定代表人離職但未變更登記情況下的法律問題

更有價值的討論在于探討法定代表人在被免去相關職務后、被變更登記之前的各方主體的權利義務和行為規則。這也是本文的主旨所在。

實踐中,法定代表人被罷免職務或離職時最易與公司之間產生矛盾和糾紛(如引述案例)。筆者認為,這其中最為核心的問題如何確定離職的法定代表人之權利義務和行為規則。

無論是被罷免、解聘或是自行離職,當法定代表人之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終止時,其隨即喪失了擔任法定代表人之前提條件或曰基礎條件,盡管在工商登記上該人依然還是法定代表人。既然喪失了這一基礎條件,那么法定代表人(就該具體自然人而言)就無權代表公司,其必須主動停止繼續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對外行事。換言之,其應主動避免對外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行事,而且應主動向第三人表明其不再有權代表公司,這也是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否則,對外其構成虛假陳述,對公司則構成無權代理,均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當然,基于公示公信原則,盡管基礎任職條件喪失,第三人仍然得以信賴工商登記信息而認為該人有權代表公司。

在文首引述的案件中,據房東陳述,其擔心的所謂風險是,在直接交給股東的情況下,王某將來會找其麻煩。筆者認為,這一擔心是不必要的。無論該公司最終是否變更法定代表人,那么王某既然辭職,那么其就當然喪失了后續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公司起訴房東的權力。

至于,在這種情況下,若法定代表人沒有盡到停止代表的義務,法律出于對第三人對公示信息的信賴利益的保護,離職法定代表人與第三人簽訂的合同通常仍能直接約束公司。對此,筆者認為,有必要指出的是,這種直接約束公司之效力的法律基礎是表見代理制度,而非有效的代表行為。

基于表見代理制度之理解,筆者認為,在第三人知道或應當知道該法定代表人已經被解除職務或辭職時,其與該法定代表人簽訂的有關合同屬于無效合同。

四、引述案件評析

再回頭看看文首引述的案例,筆者認為,房東應該將全部物品交給股東(需注意的是,在非一人有限公司場合,不可隨意交給某一個股東);在法律上,其不存在任何法律風險。同時,王某在辭職后,為了對抗公司而仍然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向房東作任何意思表示均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不法行為,對因此造成的后果應承擔賠償責任。

本文來源于江蘇法院網




田杰,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核心觀點: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基礎條件是該人擔任公司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在公司法定代表人被解除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或自行辭職后,其隨即喪失了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基礎條件,其負有停止和避免對外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行事的義務。違反這一義務的,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本文提出的問題源自下面引述的案例:

某一人有限公司經營不善,股東對公司喪失信心,不再向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資金。無奈之下,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王某向股東提出辭呈,辭去公司一切職務(包括執行董事、總經理和法定代表人三職務)。公司因欠房東租金,王某走時對公司財產未做安排,遂全部被房東扣留,包括財務憑證、證照等。嗣后,股東為了清算公司要求房東返還物品。房東在其律師建議下認為,這些物品屬于公司所有,其不能還給股東,只能還給公司登記的法定代表人即王某,否則存在風險。此時,王某為了對抗公司股東,也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阻止房東將物品返還給股東。

在此,本文的主要問題隨之而出:在作為總經理的法定代表人辭職后但變更登記前,該法定代表人是否還能代表公司行事?法定代表人登記的效力時什么?

一、什么是法定代表人

作為有關法人的重要制度之一,法律并沒有就法定代表人作出細致的制度安排,F有的法律規定,失之寬泛。

《民法通則》第38條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組織章程規定,代表法人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在現在公司法角度看,這一定義/規定本身不無問題,并沒有清晰地揭示法定代表人之功能。

而在《公司法》中,也沒有像規定董事會、總經理之職權那樣詳細規定法定代表人的職權,只是在不同條款中提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應在公司股票、債券等簽字!豆镜怯洍l例》規定了在進行公司登記、變更和注銷過程中的法定代表人的簽字職權。

再結合《合同法》的有關法定代表人越權行為之規定加以總結,在現行法律制度下,法定代表人的職能集中體現在對外代表公司,包括對政府和其他與公司發生交易的主體。換言之,公司之法定代表人是法律賦予公司的法定的意思表示機關。根據法律規定,法定代表人可以當然地、不可置否地對外代表公司(相對方惡意的除外)。

需要指出的是,法定代表人,作為意思表示機關,其本身并非公司的意思形成機關,即其不是公司的決策機構。

二、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及其效力

《公司法》第13條規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豆镜怯洍l例》第9條規定,法定代表人的姓名屬于登記事項!镀髽I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記管理規定》第3條規定:企業法人的法定代表人(以下簡稱法定代表人)經企業登記機關核準登記,取得法定代表人資格。

從《公司法》第13條看,能作為法定代表人的人員必須要么是董事長、執行董事,要么是總經理,他人均無權作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仔細思考該條第一句規定,不難得出如下結論:某人被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必須首先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換言之,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是被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前提條件或基礎條件。筆者認為,這一邏輯關系很重要,其旨在保證作為重要意思表示機關的法定代表人,其具體履職的人是與公司利益相一致的。否則,一個人如果已經不在公司擔任上述職務時,則該人與公司利益即發生分歧或對立,其當然就失去了作為法定代表人的法定基礎條件。

簡單以公式表示: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基礎任職條件+登記。所謂“完整意義上的”是指對內、對外均合法有效的法定代表人。

基于上述理解,我們可以進一步探討法定代表人登記的法律作用和效力問題。

1.對外效力

法律上的登記制度大抵均基于公示公信的制度價值而存在,如物權法上的登記制度。公司法上的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制度亦不例外。法定代表人作為公司法人的人格要素之一,與公司之其他登記事項均旨在保護與公司發生各類法律關系的第三人。因此,法定代表人登記之首要要義在于向外部第三人公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誰。在這個意義上,登記是具體人員成為公司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的生效要件之一,不經登記該人無法有效對外充當公司法定代表人。

既然是公示制度,那么必然相應產生公信效力。就法定代表人登記而言,第三人可以基于該登記而信賴該被登記的人士有權代表該公司。這種信賴可以有效持續至該法定代表人之登記被變更時止,包括在該法定代表人被免去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后至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完成之日的期間內。

2.對內效力

既然這種登記公示旨在對外保護第三人,那么對內(即對公司、股東和其他高管等)而言,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則不具有相應的約束力。換言之,在公司內部,在新的法定代表人被確定之后,即便其尚未被登記,則新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內部已經能夠取代了仍登記在冊的法定代表人,并在特定范圍內取得了有效的對外代表權(如代表公司簽署變更原來法定代表人的權力)。

即,就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而言,登記不過是法定代表人產生對外效力的條件;但若要產生對內效力,則還必須滿足基礎任職條件,即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的職務。易言之,法定代表人之登記效力,如同公司法第32條第3款(即: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規定的股東登記效力一樣,是登記對抗效力,不登記則不生對抗第三人效力。

三、原法定代表人離職但未變更登記情況下的法律問題

更有價值的討論在于探討法定代表人在被免去相關職務后、被變更登記之前的各方主體的權利義務和行為規則。這也是本文的主旨所在。

實踐中,法定代表人被罷免職務或離職時最易與公司之間產生矛盾和糾紛(如引述案例)。筆者認為,這其中最為核心的問題如何確定離職的法定代表人之權利義務和行為規則。

無論是被罷免、解聘或是自行離職,當法定代表人之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終止時,其隨即喪失了擔任法定代表人之前提條件或曰基礎條件,盡管在工商登記上該人依然還是法定代表人。既然喪失了這一基礎條件,那么法定代表人(就該具體自然人而言)就無權代表公司,其必須主動停止繼續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對外行事。換言之,其應主動避免對外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行事,而且應主動向第三人表明其不再有權代表公司,這也是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否則,對外其構成虛假陳述,對公司則構成無權代理,均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當然,基于公示公信原則,盡管基礎任職條件喪失,第三人仍然得以信賴工商登記信息而認為該人有權代表公司。

在文首引述的案件中,據房東陳述,其擔心的所謂風險是,在直接交給股東的情況下,王某將來會找其麻煩。筆者認為,這一擔心是不必要的。無論該公司最終是否變更法定代表人,那么王某既然辭職,那么其就當然喪失了后續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公司起訴房東的權力。

至于,在這種情況下,若法定代表人沒有盡到停止代表的義務,法律出于對第三人對公示信息的信賴利益的保護,離職法定代表人與第三人簽訂的合同通常仍能直接約束公司。對此,筆者認為,有必要指出的是,這種直接約束公司之效力的法律基礎是表見代理制度,而非有效的代表行為。

基于表見代理制度之理解,筆者認為,在第三人知道或應當知道該法定代表人已經被解除職務或辭職時,其與該法定代表人簽訂的有關合同屬于無效合同。

四、引述案件評析

再回頭看看文首引述的案例,筆者認為,房東應該將全部物品交給股東(需注意的是,在非一人有限公司場合,不可隨意交給某一個股東);在法律上,其不存在任何法律風險。同時,王某在辭職后,為了對抗公司而仍然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向房東作任何意思表示均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不法行為,對因此造成的后果應承擔賠償責任。

本文來源于江蘇法院網




田杰,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核心觀點: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基礎條件是該人擔任公司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在公司法定代表人被解除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或自行辭職后,其隨即喪失了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基礎條件,其負有停止和避免對外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行事的義務。違反這一義務的,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本文提出的問題源自下面引述的案例:

某一人有限公司經營不善,股東對公司喪失信心,不再向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資金。無奈之下,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王某向股東提出辭呈,辭去公司一切職務(包括執行董事、總經理和法定代表人三職務)。公司因欠房東租金,王某走時對公司財產未做安排,遂全部被房東扣留,包括財務憑證、證照等。嗣后,股東為了清算公司要求房東返還物品。房東在其律師建議下認為,這些物品屬于公司所有,其不能還給股東,只能還給公司登記的法定代表人即王某,否則存在風險。此時,王某為了對抗公司股東,也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阻止房東將物品返還給股東。

在此,本文的主要問題隨之而出:在作為總經理的法定代表人辭職后但變更登記前,該法定代表人是否還能代表公司行事?法定代表人登記的效力時什么?

一、什么是法定代表人

作為有關法人的重要制度之一,法律并沒有就法定代表人作出細致的制度安排,F有的法律規定,失之寬泛。

《民法通則》第38條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組織章程規定,代表法人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在現在公司法角度看,這一定義/規定本身不無問題,并沒有清晰地揭示法定代表人之功能。

而在《公司法》中,也沒有像規定董事會、總經理之職權那樣詳細規定法定代表人的職權,只是在不同條款中提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應在公司股票、債券等簽字!豆镜怯洍l例》規定了在進行公司登記、變更和注銷過程中的法定代表人的簽字職權。

再結合《合同法》的有關法定代表人越權行為之規定加以總結,在現行法律制度下,法定代表人的職能集中體現在對外代表公司,包括對政府和其他與公司發生交易的主體。換言之,公司之法定代表人是法律賦予公司的法定的意思表示機關。根據法律規定,法定代表人可以當然地、不可置否地對外代表公司(相對方惡意的除外)。

需要指出的是,法定代表人,作為意思表示機關,其本身并非公司的意思形成機關,即其不是公司的決策機構。

二、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及其效力

《公司法》第13條規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豆镜怯洍l例》第9條規定,法定代表人的姓名屬于登記事項!镀髽I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記管理規定》第3條規定:企業法人的法定代表人(以下簡稱法定代表人)經企業登記機關核準登記,取得法定代表人資格。

從《公司法》第13條看,能作為法定代表人的人員必須要么是董事長、執行董事,要么是總經理,他人均無權作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仔細思考該條第一句規定,不難得出如下結論:某人被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必須首先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換言之,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是被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前提條件或基礎條件。筆者認為,這一邏輯關系很重要,其旨在保證作為重要意思表示機關的法定代表人,其具體履職的人是與公司利益相一致的。否則,一個人如果已經不在公司擔任上述職務時,則該人與公司利益即發生分歧或對立,其當然就失去了作為法定代表人的法定基礎條件。

簡單以公式表示: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基礎任職條件+登記。所謂“完整意義上的”是指對內、對外均合法有效的法定代表人。

基于上述理解,我們可以進一步探討法定代表人登記的法律作用和效力問題。

1.對外效力

法律上的登記制度大抵均基于公示公信的制度價值而存在,如物權法上的登記制度。公司法上的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制度亦不例外。法定代表人作為公司法人的人格要素之一,與公司之其他登記事項均旨在保護與公司發生各類法律關系的第三人。因此,法定代表人登記之首要要義在于向外部第三人公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誰。在這個意義上,登記是具體人員成為公司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的生效要件之一,不經登記該人無法有效對外充當公司法定代表人。

既然是公示制度,那么必然相應產生公信效力。就法定代表人登記而言,第三人可以基于該登記而信賴該被登記的人士有權代表該公司。這種信賴可以有效持續至該法定代表人之登記被變更時止,包括在該法定代表人被免去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后至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完成之日的期間內。

2.對內效力

既然這種登記公示旨在對外保護第三人,那么對內(即對公司、股東和其他高管等)而言,法定代表人之登記則不具有相應的約束力。換言之,在公司內部,在新的法定代表人被確定之后,即便其尚未被登記,則新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內部已經能夠取代了仍登記在冊的法定代表人,并在特定范圍內取得了有效的對外代表權(如代表公司簽署變更原來法定代表人的權力)。

即,就完整意義上的法定代表人而言,登記不過是法定代表人產生對外效力的條件;但若要產生對內效力,則還必須滿足基礎任職條件,即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的職務。易言之,法定代表人之登記效力,如同公司法第32條第3款(即: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規定的股東登記效力一樣,是登記對抗效力,不登記則不生對抗第三人效力。

三、原法定代表人離職但未變更登記情況下的法律問題

更有價值的討論在于探討法定代表人在被免去相關職務后、被變更登記之前的各方主體的權利義務和行為規則。這也是本文的主旨所在。

實踐中,法定代表人被罷免職務或離職時最易與公司之間產生矛盾和糾紛(如引述案例)。筆者認為,這其中最為核心的問題如何確定離職的法定代表人之權利義務和行為規則。

無論是被罷免、解聘或是自行離職,當法定代表人之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總經理職務終止時,其隨即喪失了擔任法定代表人之前提條件或曰基礎條件,盡管在工商登記上該人依然還是法定代表人。既然喪失了這一基礎條件,那么法定代表人(就該具體自然人而言)就無權代表公司,其必須主動停止繼續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對外行事。換言之,其應主動避免對外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行事,而且應主動向第三人表明其不再有權代表公司,這也是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否則,對外其構成虛假陳述,對公司則構成無權代理,均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當然,基于公示公信原則,盡管基礎任職條件喪失,第三人仍然得以信賴工商登記信息而認為該人有權代表公司。

在文首引述的案件中,據房東陳述,其擔心的所謂風險是,在直接交給股東的情況下,王某將來會找其麻煩。筆者認為,這一擔心是不必要的。無論該公司最終是否變更法定代表人,那么王某既然辭職,那么其就當然喪失了后續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公司起訴房東的權力。

至于,在這種情況下,若法定代表人沒有盡到停止代表的義務,法律出于對第三人對公示信息的信賴利益的保護,離職法定代表人與第三人簽訂的合同通常仍能直接約束公司。對此,筆者認為,有必要指出的是,這種直接約束公司之效力的法律基礎是表見代理制度,而非有效的代表行為。

基于表見代理制度之理解,筆者認為,在第三人知道或應當知道該法定代表人已經被解除職務或辭職時,其與該法定代表人簽訂的有關合同屬于無效合同。

四、引述案件評析

再回頭看看文首引述的案例,筆者認為,房東應該將全部物品交給股東(需注意的是,在非一人有限公司場合,不可隨意交給某一個股東);在法律上,其不存在任何法律風險。同時,王某在辭職后,為了對抗公司而仍然以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向房東作任何意思表示均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不法行為,對因此造成的后果應承擔賠償責任。

本文來源于江蘇法院網



japanese 老熟妇乱子伦录像|欧州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国产v亚洲v天堂a无码hao123|日本午夜福利二区三区三区二区三区三区